暂停时间!

 

有时候您不得不“叫暂停”。您可能需要安排得分战术,准备防守策略,也可能是因为比赛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而您需要重新安排。有时候需要很长时间才能认清形势,但是当您发现的时候,您就要叫暂停。

 

最近花了不少时间才认识到我的生活需要暂停,这篇博客也与技术和长曲棍球无关,而是要谈谈过去几个星期发生的事情。

 

事情是从 8 月 26 日晚上 1 点钟开始的,那天是星期二,当时我的妻子把我摇醒了。 “Scott,有点不对劲。我感到头晕恶心。” 几分钟后,我的妻子呕吐起来。 我们谈了几分钟,回忆了她一天的行程:

      大约一个星期前,她配了新的隐形眼镜,这些眼镜和普通的隐形眼镜不同——一个用于近视,一个用于远视。她戴这些眼镜的时间越来越长,但是每次她取下眼镜后,她都会感到恶心和眩晕。星期一那天,她戴眼镜的时间差不多有 10 个小时,并一直在做她非常喜欢的工作——装饰。她一整天都在和她的侄女装饰新房间,去了 ARC、古董店、Home Depot 等地方,以收集材料来装饰、描绘和打扮她的房间。这可能就是病因。

 

      那天结束的时候她吃了 Qdoba 的食物。这也可能是病因,但那大约在 5 个小时前,因为她消化食物非常快,似乎有点怪。

 

Laura 认为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我不同意,并且把她的病归因为食物中毒或隐形眼镜。还没来得及争论,她又吐了!­

 

那天晚上大部分时间都这样,过一会儿精疲力竭了就会睡着,但是眩晕仍然没有消失。最后在她头上放了一条毛巾来挡住她的视线,而且一直没有拿开——这并没有使眩晕消失,但确实起到了一定的抑制作用。

 

星期二似乎好了一些。她不再吐了,事实上,早上还起来吃了一点东西。我感到放心了一些,就去上班了。当我回到家,她又昏迷恶心了,而且又开始呕吐。

 

到星期三,我设定了“叫暂停”的时间:如果 Laura 到中午还不能进食和饮水,我就需要带她去看医生。她差不多有 6 英尺高,却只有 120 磅重,不能再瘦下去了,在过去的几天里她没吃什么东西。如果必要的话,我会呆在家以便带她去看医生。她现在一点生气也没有,没有力气,但是感到很饿。我喂她,她感到冷,想洗个澡,但是我一挪动她,她就吐了。

 

暂停

 

她觉得足够温暖之后,我把她弄上车,带着她的毛巾,我们冲进 Avista 的急救室。我们没有初级治疗医生,我也不想浪费时间。 我觉得现在必须要输液或者使用某种东西来防止她呕吐。

 

一到 Avista,我们立即登记,然后等待。  她又吐了。然后我们到了急症室。她又吐了。到现在为止,这已经是第 50 次吐了,已经完全吐空了。进行了静脉注射,使用了防眩晕和恶心的药物,然后是输液。 她仍然很晕,但是防恶心的药物起了作用。医生检查了耳朵、鼻子和咽喉等要害器官,但是无法确诊。 为了保险起见,他安排了一次核磁共振。输完一袋液后,我们前去进行核磁共振,现在药物发挥了全部药效。由于眩晕药物的作用,Laura 产生了幻觉,她看到并不存在的东西,但是至少她不呕吐了。我们呆到大约晚上 10 点,那段时间她又输了第 2 袋液。 这个时候,核磁共振结果出来了,医生给了我们一张要带回家的新药品药方,还有耳、鼻、喉医生的电话号码以便预约。  这位急诊室医生认为这是由于中耳感染引起的眩晕。

 

我们回到家。现在没有呕吐了,因为她在吃防恶心的药。 她睡了又醒,醒了又睡,仍然感觉很不舒服,但是配了输液,我感觉好了一些。第二天我很早就起来了,去预约耳鼻喉医生。我也打电话告诉配镜师(她给了 Laura 新隐形眼镜)关于她的情况,看是否有病人曾经出现过这种情况。从来没有。她也认为这是中耳感染,那是引起眩晕最常见和最普通的原因。 星期四很���电话铃就响了,是 Avista。护士想和 Laura 谈谈。她告诉 Laura 本地的放射线专家重新查看了核磁共振成像,看起来似乎存在囊肿。现在我们需要看神经科医生,而不是耳鼻喉医生。我抓起电话——什么囊肿,有多大,有什么后果——她无法回答我,神经科医生必须解释。我给推荐的神经科医生打电话,他最早可以在星期五 1:30 接待我们。痛苦的等待,而且不止一天。现在我们很紧张、沮丧,而且没有数据可以告诉我们任何事,我们只能做最坏的打算。我给家里的一个医生朋友打电话,他让我冷静下来,告诉我通常会发生的事一般都会发生——就是说通常这是由中耳感染引起的(这一点我已经做了调查,这确实是最普通的,50% 的情况下是这样),囊肿很少会这样。我们冷静下来,并辩解说这一定是医院为了以防万一的方法。Laura 仍然很晕 - 防恶心的药物起作用了,但是她仍然要在我的帮助下才能行走。 没有平衡能力。做什么事情我们都要一起走,但是大部分时间她都躺在床上。我没法和她一起睡在我们的床上——任何摇晃都会使她非常恶心。星期四晚上 Laura 爬到我床边把我弄醒了,要我再给她一片治恶心的药。她之前叫过我,但是我根本没听见。这就是她的状态。

 

星期五到了,我又很早就起来了。等待。我开始思考如何把 Laura 弄到医生的办公室——每次挪动都会让她呕吐。 我知道电梯不行,因为即使她没有病的时候,那种运动都会让她恶心。想这些让人感到头昏脑胀,但是现在我必须振作。中午过去了,我们带上路上要用的药,在她头上放上毛巾,带上毯子和枕头出发了。到医院后,我把车停在离医院比较近的一个地方,一路小跑——对我来说不是很远,只是上三段楼梯进入一个大厅。Laura 说:“为什么神经科医生 !@#$ 非要在三楼?”  对于 Laura 来说,这就像是 Boston 马拉松赛跑——似乎永远都没法爬上楼梯,但是最后我们终于到了。填好表格,然后等待。更多的等待。现在我们转移到病房。等待。我们想起了电视剧 Seinfeld 中从大候诊室移到小候诊室的那一集。

 

最后医生终于来了。   Laura 躺在床上,身上盖着毯子和毛巾。他解释说,她的确有一个囊肿,需要将它排空。Laura 坐了起来,医生让我们冷静下来,然后向我们指出它在核磁共振成像上的位置,开始解释我们需要做什么。我曾经要求核磁共振成像,并且抓取了一些成像,以便给你们一些思路。我们把这个囊肿叫做“肉球”。它是圆形的。 


 

接下来又问答了很多问题。最初我想要听其他专家的意见,但是可怕的是,那位医生用其他病人的情况来说明 Laura 的问题。他说,听听其他意见也没有问题,但是如果我们决定接受一种,我们就要赶紧去做。这个囊肿会压迫小脑周围本不该压迫的部位——引起肌肉不自觉地停止,比如心脏或肺。暂时还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但是我们真的不想再浪费时间了。另外还谈到了对核磁共振成像的误读。医生说尽管本来应该发现这东西,但我们现在还能站在这里确实还算幸运,因为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如果没有人能做点什么,Laura 可能已经去世了。Laura 问:“我怎么得这个囊肿的?”他回答说:“不是因为你做了什么,你生来就有。” 我们在下周二安排了一次手术,劳动节后那天的中午。哇哦。

 

这个手术要在她大脑的后方进行开颅术,包括开窗术(不要单击,除非您想看这个过程),先天的天蛛网膜囊肿,这要求移除她银币大小的头骨,然后将移除的那一块用软膏填充,这样她的头骨可以慢慢长好。手术花了大约 4 个小时。我们在医院一直呆到星期五中午才出院。Laura 在逐渐恢复力气,每天的感觉越来越好。她起来呆很长时间做她喜欢做的事情,下午会小睡一会儿(就像她一直所做的那样)。她吃起东西来就像一匹马一样,并且已经返回到原来的轨道。 她不能开车或者做任何使她心跳加速的事情,但是她的身体仍然很好。我们很高兴她仍活着。

 

有很多事情我没有提到。首先,在这整个痛苦的经历中,Sun 都非常好。我离开的很突然,但我的工作马上有人接手了,这样我可以解放出来,完全把心思放在 Laura 身上。保险也非常好。劳动节前周末下午四点就提前给我们确认了赔偿。有时候事情自然就解决了。手术也非常成功,医生的态度非常好(我只想把这个消息告诉对大脑手术感到紧张的夫妇),他做的非常棒。 很多家人和朋友给我们带来了食物、消息和鼓励,还帮助照顾家里的事情。对 Laura 和我自己来说,这是一段不寻常的经历——它使我们更亲密了,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以下有两张 Laura 手术后的照片 - 一张是手术的缝合口,另一张是她的长发。她看起来很好,你根本猜不到发生过什么。  

 

 

 

感谢所有人的祈祷和祝福。您难以想象这对我们家庭有多重要。

暂停结束。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TML Syntax: NOT allowed
About

stracy

Search

Categories
Archives
« April 2014
SunMonTueWedThuFri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