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 17, 2007

新邻居

       我搬家了,从志新村到信息工程学院。直线距离只有一站距离,但搬家公司的车从志新桥下穿过,上四环走辅路,一直走到亚运村,在安慧桥上兜一个大圈圈,然后再折回来向志新村方向走。就好比一个圆圈,为了小半个弧的路程,非要绕大半个圆才行。

       2008奥运主会馆--鸟巢, 就在我的东侧1000米距离之内,从外面看整体基本上已经完工。看样子又会早早的就能完工交付使用,就这一点而言中国人还是很值得自豪一点的。还是想起上届雅典奥运会,竟然在开幕的前一天还在进行一些未完的工程,这种情况可能在中国很少出现,只要资金充裕,工地会没日没夜的开工。若非七星摩根的几栋大楼横在我与那硕大的金属骨架之间,放眼东望,看的一定非常清晰。在深色的背景上,一个冷峻的美人将身体扭成S形,坐与一个大大白色的马桶之上--科勒的硕大广告牌沿四环向两边延伸!而再看后面的鸟巢,东西宽,南北窄,中间有个大窟窿,体态饱满,不禁失笑,若再加上一个盖子俨然就是一个超大马桶。

        下午将东西大概整理一下,累的要命。一家人正欲小憩一会儿,突闻窗外充满磁性的,高亢的,宽广的男高音歌声飘绕而来,有钢琴伴奏,唱的可能是意大利歌剧,虽然不懂其意,但还是觉得很美妙,音乐的力量,不懂却能感受。想起房东说上下住了不少音乐学院搞艺术的,这恐怕就是其中之一了。与艺术家为邻的一大好处恐怕就是时时处于艺术的熏陶之中!可与艺术家为邻也不光只有这些,他们大半都是不过常人生活的,灵感没时慵懒的下午还不起床,灵感来了后半夜也不睡觉。于是,当天晚上我就感受到了灵感的力量,透过三十年前就建好的楼板,我能挺清楚上边的一举一动!阿玲实在不能忍受,辗转不能入睡,于是我从床上跳起来,冲出门,窜上五层,敲上面的门,要抗议一下。我猜想着一个留着络腮胡,梳着小马尾辫,笈着拖鞋,衣冠不整,面带怒色的中年艺术家出现在我的面前,因为艺术家是不希望别人在深更半夜造访的,生气的问:你找谁?相反出来的是个白面书生,留着短短的平头,没有辫子,更没有胡子,眼神里也没有凶气,反倒是带着几分羞涩与胆怯,开点门缝露出多半个脸,问:什么事?一大堆强硬的词语一下子都排不上了用场,就像一个拳手积攒了全身的力气跳上拳台,却被告知对手弃权了。突然想起戴尔卡耐基所说的,你不恶语向人,人也不会恶语向你。喔,我是在你楼下住的,你的歌声很美妙,很好听。只是,你愿不愿意换个时间再练习呢?艺术家有点茫然的问:你一般几点睡觉?看来艺术家是不大不关心时间的。

 

About

forrest

Search

Archives
« August 2015
SunMonTueWedThuFri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