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 30, 2007

生之喜


                                                       


       三年前小海有孩子时,我拍着他的肩膀说,羡慕啊,二十八岁就当爸爸,希望我二十八时也能当爸爸。


                                                       


       周五起床后,阿玲说半夜时肚子一阵阵的发紧,醒啦,半天也无法入睡,再后来似乎每半个小时,抑或四十分钟就会疼那么十秒钟。但似乎并不那么剧烈。


       “啊!难得是要生了?”我半笑着说。


       阿玲责怪我口气中似乎有一丝调侃的味道,难倒不该么?我惭愧的笑笑。她说的对,预产期不就是四天后么?何况那只是一个预测,而实际上,它应该是一个区间而非一个确切点。


       虽然早就知道悠悠就要来了,但终究还没有来,终究还在过两个人的世界,于是竟然有一丝不信那会很快成为现实。


       前一周妈从西安寄过来一大包小孩子的各式各样穿戴,甚至还有一堆尿布,在她的眼里,我们还是不够成熟,甚至于是不更事的孩子,这些事情是考虑不周,不可靠的,于是还是倾向于全权负责,大包大揽。让我非常意外的是妈给悠悠做的小衣服,小鞋子还有小枕头充满了浓浓的传统的陕西关中风情。而我竟然从不知道妈还有这么一手绝活。自己对父母的关心真是太少了,真是惭愧啊!


       吃早餐时阿玲感觉那种收缩的阵痛已经变的频繁很多,而且力度也大了不少。我决定留在家中照顾她。手机报来了,我翻看新闻,第一页是天气预报,20071123日,农历小雪... ...


                                                


       阿玲说这应该还不是要生的那种剧痛,虽说是疼,但还可以忍受。据说如果把疼痛分级,那种疼痛是最高级别10级。到中午的时候,她终于感到这种疼有点不能忍受了,看来如论如何该去医院看看了。


       医生检查之后让阿玲直接进待产室,我俩都有点蒙,没有想到一切来的会如此之快,都有点发闷。妇们都在待产室,而家属是不容许进去陪同的。我找了个空位,坐在焦急等待的人群中,产房的门口人们踱来踱去,而产房中的任何一点点动静都会引起人群一阵激动。产房的大门上贴着薄膜的窗脚被性急的人揭开一角,扒一只眼睛向里张望。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个产妇和新生儿被推了出来,然后会有一群人簇拥着离开。


       看着表已经到了七点,我忍不住再一次拨阿玲的手机,她已经疼的不能流畅的通话,心中十分不忍,挂了电话,却觉得更不妥。整个是六神无主,不知所措。到了九点钟,产房外只剩下阿妈和我。每听到一声阿玲的叫喊,阿妈的眼睛就会忍不住又红一圈。而我在一旁一个劲的踱来踱去。


       本想在悠悠生了之后再打电话告诉远在西安的爸妈,不想让他们太担心,而他们竟然在这时打了电话过来,爸说他感到有点心慌,打电话问阿玲今天可好?事已如此,已经不能再对他们隐瞒什么了。于是姐姐,哥哥一个接一个打电话过来,所有人一切都揪着一颗心。


       这种时候时间似乎过的非常慢,隐约间我听到有孩子的啼哭声,但不太确切,凑到门缝边,把耳朵贴在门边,有好像什么也听不到。门的里面一瞬间变的好安静,这安静让人更紧张。


       又过了好一会儿,一个护士走过门来说已经生了,大人小孩都很好。我看见阿妈的脸上和我一样,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刹那间,充满了欣喜。又是好一会儿,阿玲被推了出来,双颊看起来白白的。让我又惊又喜的是她看到我后,冲着我打招呼,似乎此时需要安慰一下的那个人应该是我。老婆,你受苦了!

                                                       

       由于无法在待产室陪护,再次看到阿玲和悠悠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阿玲的脸色看起来已经有了不少血色,而悠悠静静的睡在她的身边。他看起来是那么弱小,似乎将他托起都会弄疼他。然而小生命的聪明是绝对超过大人的想像的,他会用哭声告诉你他想要什么,告诉你他感觉不舒服了,告诉你他需要被关注了。


       看着悠悠在自己的臂膀中满意的睡着,你会不由得想到眼前的这个小生命是多么的需要你的照顾与呵护啊,他是多么的依恋你。有一种化学反应在体内迅速变化,你会为他的一点点变化而欣喜,第一次响亮的啼哭,第一次似有似无的笑容,第一次允吸,第一次喝水,甚至第一次拉巴巴。


       半夜会条件反射般的在他的第一声哭闹中醒过来,麻利的给小家伙换上新的尿布,拍拍他让他睡熟,然后再将自己扔回被窝,重新拾起未做完的梦。然而,也会在这种时候辗转反侧半响也无法入眠,看看小床上的小家伙,有点不相信,自己也已经是为人父母了。然而这确实是千真万确的,像三年前的小海一样。


                                                       


       二十八岁,我作爸爸了!

About

forrest

Search

Archives
« April 2014
SunMonTueWedThuFri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