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 01, 2008

回家

     我喜欢看discovery, 尤其喜欢里面的动物星球。非洲大草原上的动物传奇是最让我着迷的。数百万只角马在塞伦盖上奔跑,那场景让人惊叹。在两百年前的北美大陆上,也有相同的壮观景象。数百万只野牛在大平原上蹦腾,卷起的尘土遮天蔽日。

    然而,在这个星球上最壮观的动物迁移,却不是角马群,也不是野牛群,而是中国人的春运(人也是一种动物,高级动物而已)。计算春运的数量词不是百万,不是千万,也不是亿,而是十亿!据估计,2008年春运期间,全国交通总共将运送大约2,400,000,000(24亿)人次。基本上是将全国人来回搬两次。

    于是乎,每每这种时候,售票口排起了长龙一般的队;四处出击打探有能耐的票贩子电话;网上往下上蹿下跳寻找一张回家的票根;茶余饭后问候最多的是:今天你买到票了么? 会为一张票的意外获得而激动不已,也会为晚一秒钟打过电话而懊恼半天。然而,即使拿到了票,上了火车也有意料不到的事情发生。这个冬天一场大雪,让整个国家的运输基本处于瘫痪,数百万的人云集在大大小小的火车站,汽车站,飞机场。犹如角马群在湍急的河水前,不能前进一步。


     让数百万角马迁移上千公里的原因,是新鲜的青草和干净的河水。让几十亿中国人冒着严寒与拥挤,义无反顾的上路只有一个原因:家!很多人在城市工作生活多年,而到了年末却还是要追火车赶飞机。回家!家在哪里?家不是那一扇门里面的两室一庭,而是心里记挂的人所在的地方。它可以是豪华别墅,也可以是一间小窝棚。它让你觉得温暖,觉得自己属于那儿。很多在北京工作多年的人,却一直将自己归为“北漂一族”。“北漂一族”如浮萍,表面上长的郁郁葱葱,欣欣向荣,然而始终找不到可以札下根的地方。始终游离在上方,无法找到一个可以归属的根基。

    爸妈几年前退休后,他们在老家盖起一小院地方。想远离城市的喧嚣时,便回到这个小小的避暑山庄。夏天休假的时候,我喜欢回到乡下和他们在一起。呆几天就发现,农村基本上没有壮劳力,一问都去城市打工了,所留下的皆是妇孺老者。对于进城的乡下人来说,城市永远都是一间临时客栈,他们像浮萍,永远也札不下根,他们不属于这里。到了春节,“回家”是他们的愿望,也是他们所能作出的唯一选择。

    雪依然在下,道路依然堵塞。回家的心情是那样的急切,家就在前方,那里有自己爱的人和爱自己的人。如果有一天,这样疯狂的春运不再上演,我想,那一定是人们已经回到了“家”。有家在,这样的暴风雪之夜,谁还会外出呢?

About

forrest

Search

Archives
« April 2014
SunMonTueWedThuFri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