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 09, 2007

一场足球比赛


    上次去林大,已经是整整五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刚来到北京不久,住在二里庄,和宿舍老大一起去林大的英语角。那时林大的英语角很小,而且不是大家自发而成的,所以人很少。去过几次之后就再也没有去过,过来过去就那么几个人,聊来聊去也没有什么新鲜劲。虽然一直住的离的不算远,但一直也没有再去过那个校园。

    不想再次来到这里,已经是五年后了。林大还是挺不错的,尤其喜欢它那有高大的树木所遮掩的入门大道。一路小跑,去球场找组织。远远的看见红星的艳红球衣和Sun Blue,想想前两场比赛,我们以少打多,再加上一点点运气,竟连他们赢两场,红星的不服气是可以想象的,一场恶战看来不可避免。不知组委会怎么安排的,这已经是我们跟红星的第三场小组赛了。莫不是踢三循环?

    人比上一次来的多, 看来大家可以轮换着上场,不至于完全没有替补而体力透支。红星继承了他们上场比赛的特点,一上来就是三板斧,依靠开场体力充沛的特点,竟然二十分钟连入两球。而Sun这边有点蒙,感觉都没有进入比赛状态。还好,很快这边就获得一个点球,可惜的是竟然被扑了出来。场下的我们,一个个长吁短叹,扼腕惋惜。然而,就在大家有点急躁之时,只见我方一名前场悍将,踢出一脚犹如巴斯滕当年一般的,右脚零角度射门。全场都惊呆了,不知是谁,只见一个比巴斯滕矮一头,胖一圈,黑一层的,幸福的冲出人群,大家惊呼:老蔡!

    下半场我替补Vincent出任右边后卫,对方的前锋站在我与中后卫中间,而我们由于下半场又被进了一个,局势比较被动,撤下一个后卫,打三后卫。所以,我需要顾及他们这个前锋,还有右前卫。我比较担心他们突进然后分边,而我的担心很快就成了事实,对方看到我们后卫比较少,三四个前场一起冲击,只见一脚射门从门前划过,速度并不快,守门员可能是想放出底线,不想那球在落地后向边上游走,我立马冲向前拦截,不想冲击的太猛,整个人都冲到界外,眼看脸要撞到旁边的栏杆上,一偏头整个脖子和耳根与那铁栏杆,的来了个第一次的亲密接触。当时的感觉,就像脖子被人重重的砍了一棍子。不幸中的万幸是,没有伤到骨头。而更让人遗憾的是,那球还是让他进了。

    最终2:4,我们输掉了这场比赛。对于我来说,好的是体力慢慢的有所恢复,不像第一场那样累了;坏的是又有受伤。回去的一路上,总在想,难道真的如电视上所报道的,27岁是个分水岭,在这之前不太容易受伤,即使受伤也很容易恢复;而27岁之后就刚好相反,容易受伤且恢复的慢。

    27岁那年我在做什么呢?
 

About

forrest

Search

Archives
« April 2014
SunMonTueWedThuFri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