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 07, 2007

一只小猫

       午后,半躺半卧在床上,随手翻着本书,任凭睡意随意来扰,不用考虑时间的睡去,这是休息日最惬意的时刻。醒来时,天已经渐渐暗下,远处高楼上已有几点灯光。细细的秋雨已经不知何时在窗外漫步,落下一地的足迹。

       撑着伞和阿玲一起从菜市场回来,雨慢慢的大了起来。雨水从楼前那间矮屋子的房檐上汇聚成一道小小的水流,夹杂着片片黄叶流下来。风在树端跳动着,摇曳着,裹挟着一缕一缕的秋雨掠过肩头。若有若无,若隐若现小猫叫声从湿冷的树墩下传来。那声音像猫的叫声,也像是小鸟的叫声。

“喵喵啾啾”撑着伞走向前看,一只浑身一闪黑色的小猫,蹲在湿漉漉的树下无助的叫着。很小的一只小猫,连带尾巴大约也只有一只手长,黑色的体毛还呈现着幼猫的蓬松,四肢相对于身体的显得尤为短小。“咪咪…”,我试着唤它,不等我蹲下身体,小黑猫却以我没想到的速度从我脚边窜过,转过墙角不见了。我走到墙角见后面有一个铁栅栏,锁着一个黑暗的堆积着杂物的小屋子。院子有很多的流浪猫,这个我是知道的。每每阳光很好的日子,它们就三五成群的躺在花园的草地里面晒太阳,
然而这只小黑猫我却不曾见过。而在这样的秋雨的傍晚,它的兄弟姐妹父兄妈妈都去了哪里躲藏呢?

       吃过晚饭,雨点伴随着风更加大了,在萧瑟的秋风中,我又依稀听到了那只小猫的叫声。没错,是那只小猫叫,声音在树叶的沙沙声与雨点落地的滴答中摇摆。我又撑了伞悄悄的来到那棵树下,透着远处的路灯投下的点点亮光,我刚看清楚它,它却矫捷的又一次从我的脚边溜过,我抬脚挡一下,它越了过去,我转身,它一晃消失在那个有着栅栏的黑屋子里面。

       带着些许惆怅踱回屋子,雨依旧稀稀拉拉的下个不停,一夜我再没有听到小猫的叫声。第二天,天很晴朗,我依然没有再听到它的声音。

About

forrest

Search

Archives
« April 2014
SunMonTueWedThuFri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