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 01, 2008

写在2008的第一天

       将悠悠的照片放到电脑上,用picasa浏览,翻来翻去看到了200711日与阿玲一起去大钟寺的照片。看着各式各样的钟钮,记忆犹如压在箱底经年未穿的衣服,一下子被从最底层翻出来,而上面的褶皱褶皱都看得清清楚楚,历历在目。

       上午和久违了的几个朋友踢球,风虽然很大,但冬日的阳光却暖暖的晒着,让人很舒服。几年工作之后,各人跳到不同的单位,于是如洒落的石子一般,散落在偌大的北京城的东南西北。恋爱的恋爱,成家的成家。相聚一次,难!相聚一次,再踢一场球,就更难!休息的间隔,李宾看着旁边两个追着皮球跑的小孩子,半开玩笑半当真的说,哥几个加油啊,过几年带着小孩子们一起踢球。而那时我正在想,过不了几年悠悠也会像那孩子一样可以带着一起玩了。看来,我们这帮人要开始念“爸爸经”了?   

        2007年过去了,在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几件事情都发生在这一年。和阿玲步入婚姻,紧接着悠悠诞生了。这应该是最重要而让人最值得记忆的两件事情。工作上也比上一年忙了,三年了,算是“老人”了,要承担的责任更多了。出过几次差,但总的来说都在办公室呆着。见客户感觉很好,有被需要感。和不同人打交道,总让人有所收获。而呆在家里最大的好处,就是能看着孩子一天天的变化,感触一点点的欣喜。最遗憾的事情就是没有尽早买下房子,而房价一天天高企。口袋里的钞票与现实中的房价不免让人沮丧。

       2008年来了,奥运的一年。这可能是一说到2008,第一个跳到人脑海中的。而我的2008呢?今年的总结,明年来做。

About

forrest

Search

Archives
« April 2014
SunMonTueWedThuFri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