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 20, 2006

有多少笑声可以重来?

                                    

        突然听到马季去世了,真的很震惊。

       记不得已经多久没有专门听过相声了,我指的是那种专门找出磁带或者CD,捧一杯清茶,依在沙发一角听相声。更多的时候是在看春晚或者综艺节目时,参和着和唱歌舞蹈小品一起来看。你若让我立马说出一个记忆最深刻的相声,我定会半天也想不出一个。实在没有哪个现在段子,给我留下稍微深刻一点点的印象。而在我很小的时候,大约还上小学的时候吧,那时候我们家没有电视,只有收音机,那时的广播也不像现在这样播很多的歌曲和大量的广告,而话语只是零星点缀其间的调味品。在记忆中,那时的广播除了新闻就是相声最多了。演员完全靠幽默的言语和机智的对答来摄住听众的心。马季的相声我是听的最多的,而记忆最深刻的是他的《五官争功》和《吹牛》。

        “我上嘴唇挨着天,下嘴唇挨着地。没法再高了!”
        “上嘴唇挨着天,下嘴唇挨着地,那您的脸呢?”
        “我们吹牛的人就不要脸了!”

        这些段子经过这么多年我依然记得。那时会随着相声,自己一个人会被逗的“格格...格”的笑起来。侯宝林和马三立对我们这么大的人来说太早,那时我们还太小没有什么印象。马季之后呢,相声没能走太远,随着电视媒体的发展,小品的出现相声很快也就衰落了。尽管后来又有郭德钢的出现,但不可否认,相声还是没落了。没有多少人在上面好好在花力气去创造好的相声段子。相声变得越来越走样,说一些半荤不素的笑话,让人笑起来不免有几分尴尬与勉强。似乎幽默就免不了要低俗一点,大雅的东西一定加些俗气的味道才能被老百姓接受。更多的时候,那幽默更像是强拉住胳膊,然后用手猛挠胳肢窝。

        有时候,我常常问自己,究竟是观众欣赏水平太高,而显得现在电视节目如此糟糕呢?还是电视水平真的太低,没法满足老百姓的需要?我始终觉得是后者。看看超女,看看梦想中国,看看各个卫星电视台,看看中央电视台。如果除去台标和你认识的主持人,你能分辨出他们之间的差别么?有多少节目是我们自创的?不知又有多少节目是照抄国外的。创新!创新!创新在各个领域都需要!

       斯人已驾鹤西去!一路走好!

About

forrest

Search

Archives
« March 2015
SunMonTueWedThuFri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