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 25, 2007

Merry Christmas

Magic? No, Sun SPOTs.


Tuesday Apr 17, 2007

新邻居

       我搬家了,从志新村到信息工程学院。直线距离只有一站距离,但搬家公司的车从志新桥下穿过,上四环走辅路,一直走到亚运村,在安慧桥上兜一个大圈圈,然后再折回来向志新村方向走。就好比一个圆圈,为了小半个弧的路程,非要绕大半个圆才行。

       2008奥运主会馆--鸟巢, 就在我的东侧1000米距离之内,从外面看整体基本上已经完工。看样子又会早早的就能完工交付使用,就这一点而言中国人还是很值得自豪一点的。还是想起上届雅典奥运会,竟然在开幕的前一天还在进行一些未完的工程,这种情况可能在中国很少出现,只要资金充裕,工地会没日没夜的开工。若非七星摩根的几栋大楼横在我与那硕大的金属骨架之间,放眼东望,看的一定非常清晰。在深色的背景上,一个冷峻的美人将身体扭成S形,坐与一个大大白色的马桶之上--科勒的硕大广告牌沿四环向两边延伸!而再看后面的鸟巢,东西宽,南北窄,中间有个大窟窿,体态饱满,不禁失笑,若再加上一个盖子俨然就是一个超大马桶。

        下午将东西大概整理一下,累的要命。一家人正欲小憩一会儿,突闻窗外充满磁性的,高亢的,宽广的男高音歌声飘绕而来,有钢琴伴奏,唱的可能是意大利歌剧,虽然不懂其意,但还是觉得很美妙,音乐的力量,不懂却能感受。想起房东说上下住了不少音乐学院搞艺术的,这恐怕就是其中之一了。与艺术家为邻的一大好处恐怕就是时时处于艺术的熏陶之中!可与艺术家为邻也不光只有这些,他们大半都是不过常人生活的,灵感没时慵懒的下午还不起床,灵感来了后半夜也不睡觉。于是,当天晚上我就感受到了灵感的力量,透过三十年前就建好的楼板,我能挺清楚上边的一举一动!阿玲实在不能忍受,辗转不能入睡,于是我从床上跳起来,冲出门,窜上五层,敲上面的门,要抗议一下。我猜想着一个留着络腮胡,梳着小马尾辫,笈着拖鞋,衣冠不整,面带怒色的中年艺术家出现在我的面前,因为艺术家是不希望别人在深更半夜造访的,生气的问:你找谁?相反出来的是个白面书生,留着短短的平头,没有辫子,更没有胡子,眼神里也没有凶气,反倒是带着几分羞涩与胆怯,开点门缝露出多半个脸,问:什么事?一大堆强硬的词语一下子都排不上了用场,就像一个拳手积攒了全身的力气跳上拳台,却被告知对手弃权了。突然想起戴尔卡耐基所说的,你不恶语向人,人也不会恶语向你。喔,我是在你楼下住的,你的歌声很美妙,很好听。只是,你愿不愿意换个时间再练习呢?艺术家有点茫然的问:你一般几点睡觉?看来艺术家是不大不关心时间的。

 

Tuesday Apr 03, 2007

奇迹

       从前总是认为电影中的人物关系太具有戏剧性。A的朋友B是现在恋人C的前女友,而C又是B的好朋友D的前任老公,等等等等。常常想,难道现实生活中真有这么多巧合么?然而,生活中的巧合可能远比这还多。

       一天,斌斌来我家玩,突然间指着桌子玻璃下压着的ERI 5周年照片,诧异的说,“咦,张波什么时候去你们公司了?我上周还见他了着。“张波是斌斌的大学死党,一个宿舍里面混的,我也认识,曾经过来一起吃过饭,打实况。仔细看来,照片上的人分明是他。“难道是?他弟弟张涛?!他们是孪生兄弟。”再看,两颊似乎稍稍胖一点点。过了几天,在电梯里巧遇张涛,笑问是张涛不?惊讶我知道他的姓名,他本不认识我。

       LZP是我前一个公司同事,大家在一个部门共事半年多。后来我离开后,大家也就没有什么联系了。和我和租的朋友搬走时在水木上发帖招和租,来的人一进门发现竟然是LZP。北京上千万人,每天租房的人千千万,而事情就这么巧。

        还有比这更传奇的。卡拉是条“热狗”是由前伯克利大学图书馆馆长Annie女士,在清华科技园开的一个快餐店(PS:现已搬至朝阳)。ERI的一位经理多年前在伯克利求学时,曾在图书馆做事与Annie认识。十多年后,在半个地球之外的北京,大家又见面了。

       有一个记得不大确切的故事,讲的是一个跨国酒店连锁公司的CEO,他原来只是一个不知名的小旅馆前台服务人员。在一个雪花纷飞,寒风凛冽的夜晚,一对老夫妇来到前台想要一间干净温暖的房间。而酒店已经客满,没有一个空房间,他很抱歉的对这对老夫妇说。就在他们就要离开的时候,他突然叫住他们说想起来了,还有一间空的房间。虽然很小但是很干净,很温暖。第二天,老夫妇才知道,是这小招待将自己的房间让给了他们,而自己一夜无眠。两周后,小招待收到了一个邀请,请他担任一个跨国酒店公司的要职,而那对夫妇就是这家公司的董事长。

        看到这些,常常想是不是太戏剧性了,太不可思议了?但你要相信,这个世界上是有奇迹的,而奇迹离我们并不像我们相信的那么远。

Tuesday Mar 13, 2007

工作会议记要

        10点至11点参加有Rob和Paul主持的会议。会议主题是:Developing Your Career

       建议和意见主要有一下几点:

       1. Communiction
       交流和沟通是每次开各种大大小小会议都要拿出来,而且总是排在第一的。和经理交流,和领导交流,和同事交流。人和人之间有太多的误会,曲解甚至是错解。一个想法往往先来自于一个意识,然后把它这种模模糊糊的意识在内心用逻辑组织起来,这期间已经开始有一些东西被剔除了,然后这种想法用话语组织起来,这期间又有一些东西遗失了,最后把话语用嘴巴说出口,这又会有不少折扣在其中。而这才是交流的一半过程,更主要的可能还不取决于这部分,而是接收者,你的受众,而这必将又进行一个逆过程。所以可以想象,将一种想法从一个人的心里确切的传递到另一个人的心里是一件原本比我们想象要困难的多的事情。这可能就是为什么很多时候我们不得不说,只可意会而不可言传?交流的最终目的应该不是传达意思,而是建立信任和默契,建立彼此的熟悉。不需要太多话语,也许一个眼神,一个神态,一个转身把一切都包含在其中了。

       2. No noise, no attention
       通俗的说,就是会哭的孩子有奶吃。你要想被别人接受,首先你得让别人知道你,了解你才会到认知你,直至接受你。其实,这和沟通有一部分重合。不过这有一个度的问题,如果你只会做表面文章而没有实际的产出,仅仅想靠此安身立命,估计不会长久。人心自有一杆称!每个人都把自己和别人在这杆称上称来称去,秤砣就是对人对事的认知客观程度。

        3. No only do the best yourself, also help others do the best theirslves
       现在这个世界,连地球都变成一个村了,而只想独善其身估计比较困难。更何况,闭门造车也不是一件什么好事,想让别人承认自己,却不能带动别人,又有谁信服呢?往高的讲,没法成为一个好的领头羊,往低了讲,估计薪水也涨不上去。

Friday Mar 09, 2007

新年补记(1) --- 田野.绿竹.小河


        阿玲家位于安徽中部,典型的南方水乡。

        到家时已经是腊月二十八了,时令虽是寒冬但毕竟不似北方那样寒冷,田野上依然郁郁葱葱,小河中流水潺潺,各种蔬菜依然长势喜人。这里不似关中地区那样平整,是典型的丘陵地形。田地依着地势缓缓展开,远远近近,高高低低,错落有致。河水顺着地势蜿蜒前行,一簇簇的绿竹点缀在田野间,屋前或者屋后,房子在竹子树林间隐约可见。最让人感到舒服的是清新的空气。晚上,满天的星空那么的灿烂,都记不得多久没有在夜晚看到过星星了!昂头仰望天空,用自己仅有的那些天文知识,试图分辨出牛郎和织女。

       关中的田地是很平整的,田埂一条一条的延伸到远处。这儿的土地都很小,一小片一小片的,而且地里面水很多,总是湿漉漉的。在北方,田地是一个整体,而这里田是指水田,地是指汉地。(这倒让我突然想起刚到北京的时候,同宿舍的一个哥们问:晚上吃饭还是吃什么?当时就心生疑窦,心想,难道不吃饭还吃糠?再问才明白,原来他说的饭是特指米饭,而不是一个统一称谓。)因为这里时常下雨,田里面水多,所以各个田之间都有水道相联通,或大或小,最终联通到河道里面。

       这里的竹子都长的很漂亮,生的绿幽幽的,一簇簇的长于屋前舍后。竹子总给我一种很潇洒的感觉,细挑的身材,笔直的躯干,一抹竹叶位于顶端,清风佛过,微微摆动。像个古时的读书人头带纶巾,手拿一卷诗书,立于江边,江风掠过,头巾和衣襟轻轻的摆动。

       在鸡鸭的鸣叫中醒来,在满山静寂中入眠。乡间的生活是平淡的,却很惬意和悠悠然。早上在路上,看到下了城铁的人们小跑着奔向公共汽车站台,脚步匆匆神色亦匆匆。生活在都市的我们是可怜的,为了生活终日奔波,可究竟自己要一个怎么样的生活呢?失去了很多自由,健康和大自然的亲近,又得到了什么呢?心变的很钝,渴望成功占据了所以空间。有多久没有注意过春天到来了?注意到蚂蚁开始悄悄的四处打探?注意到枯枯枝头已经慢慢的冒出了几个小芽?

       儿时有很多迷惑和不解,总觉得等长大了会明白。等自己长大了才发现,有更多的不明白在心头。

竟然是瘦人!

        直到教练告诉我,我才意识到,其实我算是个体形偏瘦一些的人。

        年前在健身房登记了一下,年后教练打我电话叫过去做体测。具体情况是这样的。首先,要做个身体基本情况调查表。然后,用仪器检查身体各个“部件”的重量,骨骼肌,脂肪量等等。脱掉袜子赤脚站在一个仪器上,手里握着两个金属手柄,那模样就像推手推车。下来呢,在跑步机上以五公里每小时的速度走五分钟,看心脏的平缓情况。最后,一口气做三十个俯卧撑。

       体测的结果是,我的身体脂肪量含量在正常范围内偏低。想想自己毕业这么多年来,体重还真没有什么变化。毕业时64公斤,现在还是这个重量。只有在02年的时候达到过70公斤,当时自己都感觉自己胖了,侧躺的时候有肚子在床上放着的感觉:-)。我的代谢比较高,这也该是不会长胖的一个原因。有一点一定让很多女孩子羡慕死,我不管怎么吃也不会胖,我从来没有做过饮食方面的节制,相反,我一向认为自己消化比较好,吃的算是比较多的。但是我狂爱出汗,即使是寒风肆虐的冬日,我只要快速的行走,不出五分钟定会一身的汗。所以,我从来不买更不穿羽绒服,羽绒服会包住所有热量,对我来说整个衣服里面都会湿漉漉的难受。最让我有点吃惊的是,我的右腿比左腿轻四两!这让我觉得挺奇怪,因为我踢球主要是用右腿,怎么反而还比较瘦呢?有点怀疑仪器,难道是因为站立时重心在左边?还有一点,就是和同样体重和升高的人相比,我的臂膀和肩头比较瘦,通常要细一圈,没什么脂肪,所以血管经络清晰可见。体检的时候,对护士来说少了不少麻烦,一针见血!
 

Monday Dec 04, 2006

豪华的简易版!

        周六的早晨,四环比平日格外的通畅,为了生活终日忙忙碌碌的人们还沉浸在梦乡之中。月亮河休闲度假山庄体检中心的“豪华”巴士载着我们向着通州飞驰而去。车厢虽不大,稀稀拉拉的坐着十几个同事,天气真冷。一股又一股的冷风从脚下掠过,双脚越来越冷,不由得将脚向上只缩。

        “真是豪华巴士, 与大自然的亲密接触。”我笑着跟一旁的华念说。
        “豪华的简易版”。华念搂搂大衣,缩着脖子笑答。

        几屡阳光透过车窗撒进来,我看见坐在车窗那边的Eric呼出的气体在他面前凝结成白雾。尽管已经带着一个棉帽子,他还是将大衣上自带的帽子再盖在头上。车厢里挺安静,大伙儿似乎都在不自觉的缩小自己与外部的接触面,保留住自身的几丝温暖。看来,不止是我一个人感到有些寒冷在这“豪华”大巴上。

        将近一个小时的疾驶,我们终于到了我们的目的地,月亮河体检中心。尽管护士小姐和医生们都挺努力,倒是我还是觉得整个过程比较混乱,往往做了一个项目,不知道下一个项目是什么,我应该向哪儿走。于是乎,每每走出一个科室久得询问导医护士。人并不是很多,估计加上其他单位的人一共也就三十来人,但体检中心的效率似乎并不是很高。另外,放射科的装修与别的的科室并没有什么差别,这让我不仅有些诧异。想起从前在美兆时在走进放射科的时候总是要跨过一个高门坎,然后医生会关上厚厚的铅门,但这里我没有看到这些。

        比较有意思的是这个度假山庄的门人,一个印度人,让我不由的想起《大腕》上的那个经典语录:“ 楼上边有花园儿,楼里边有游泳池。楼子里站一个英国管家,戴假发,特绅士的那种。业主一进门儿,甭管有事儿没事儿都得跟人家说 may i help you sir?一口地道的英国伦敦腔儿,倍儿有面子!”。北京有很多印度人,做IT的不少这个我知道,但在北京的远郊区突然看见一个宾馆门口站着一个黑皮肤,带典型印度帽子的南亚人,多多少少有点意料之外。

        天太冷,马是没法骑了,高尔夫自然也无法打,当然我也不喜欢这个被我们谑称为老人运动的项目。还好,有便车搭着回来,否则想想回来还得坐那漏风的“豪华”大巴就有点犯愁。

Wednesday Sep 27, 2006

Sun Tech Days

        每年一届的Sun Tech Days都在这个时候在全球展开,去年的Sun科技日中国区的活动和Java China一起举行的。今年Sun Tech Days在中国上海和北京分别于Sep.23-Sep.24和Sep.27-Sep.28举行。

        Kevin Song找到我希望我能参加上海的展会,在展位上向与会客户讲解ZFS和演示有关ZFS的最新功能。这绝对是一个接触客户了解客户需求的绝佳机会,对于做工程师的我来说这样的机会不算多。于是,我欣然接受了这个差使。对于Sun来说这是个很重要的事情,是一个对外集中展示Sun优秀产品的机遇,而对于我来说这却是一件额外的工作,我还有我的日常工作要做。于是,一个非常紧凑的时间表就这样安排的出来。21号下午从北京过去24号晚上再回来,这样可以不耽搁第二天也就是周一的工作。

        到了上海正式工作是从第二天开始的,一大早就去Sun在上海的办公室。我们到的比较早,整个办公室还没有人。找出几台要演示用的机器,安装上要演示的版本,我装的是SNV-45。在系统安装完毕后启动web server,GUI也可以使用。谢天谢地,一切都比较顺利。然后就是打包所有的硬件,由组委会统一运往上海国际会议中心。然后意想不到的事情总是会发生。在将机器全部都在展位上布局好之后,一台V20Z却始终没有vidio信号输出,换了两台显示器三根数据线都没有作用。我怀疑有个转接器没有带来或者丢了,但是怎么也找不到。最后我们不得不放弃,用一台备用的机器重新安装调试好所有的软件。一切就绪之后,一行四人去位于瑞金宾馆的小南国餐厅美美的吃了一顿。饭菜并没有给我留下什么太深的记忆,倒是那闹中取静,优雅别致的环境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据说这是当年国民党国统的总部所在,几幢外观典雅的三层小楼伫立在碧草殷殷的小院子中间,一个不大的喷水池点缀其中。而整个院子四周都是林立的高楼大厦,小院子就像被围在中间的小河谷。在寸土寸金的大上海,这该是不多的几处院所了吧!

        第二天,也就是23号Sun Tech Days正式拉开帷幕。

        一大早我们就起来吃过早饭后赶到展位上,一切都准备好了就等客户上来问问题,向他们展示Solaris的每一个优秀产品。具体情况是这样的,Brian和Patrick介绍JDS,Fir介绍DTrace,Yunkong介绍ZONE,Eddie介绍Trust Solaris, 我呢就是ZFS。当客户走上前看的时候,我会抓住机会开始我的内容。向他们介绍Sun的最新一代文件系统ZFS,关于它的特点,优点和强大易用的功能。然而,经过两三次之后我发现这样做有几个问题:
        一,我按照自己的步骤一步步的开始阐述同时演示,这样势必就会把自己的背部留给听众,而一切都只在显示器上展示没有投影仪,我没有选择的挡住了观众的视线,而我也看不见我的听众的面部表情,不知道他们对我所讲的东西的反馈意见。
        二,没有与客户的互动。为了在短世界内抓住前来了解情况的客户视线,我有意识的在短时间内把ZFS好的功能都呈现出来。但是这样的却忽略了客户的掌握情况。就是说他们可能还没听明白我讲的一,而我可能已经都讲到三了。
        三,不够生动和吸引人。我猜想,有些客户在站在我的背后,看着我宽阔的后背(把屏幕都挡住了)一分钟后,就离开了。而当我回过头来的时候后面的听众已经换过两三茬了。这样肯定是抓不住客户心的。

        于是,我决定改变策略。由ZFS的易用性这一点开始慢慢的引出其他功能和特性,同时让客户参与到整个演示过程中来,让他们在听我讲解的过程中能真正的体会到什么叫snapshot,什么叫clone,而COW又到底是怎么个意思。通常我是这样做的。一般来说来参加展会的人多是工程师和技术人员,他们一般都比较内敛,不太愿意主动搭讪,我是工程师,我了解这一点。于是,在他们向展位靠近之前我会一个人对着屏幕玩弄ZFS 的GUI管理工具,或者玩一些solaris上自带的小游戏。没有我的目光注视,一会儿他们就会围上来看我在做什么或者问我在做什么,这时候我会转过来告诉他们,其实,我这里要向大家介绍和演示的是Sun的最新一代文件系统ZFS,而我在这把玩的是它的一个基于web的文件系统管理工具。往往这时候就会有人问到,ZFS到底和别的已有文件系统比如说UFS相比有什么优点和特点呢?OK,这一问正中下怀。“优点?很多,其一就是超级简单的易用性。多简单呢?我敢向你保证五分钟之内然你掌握ZFS的绝大部分功能。” 我充满信心的看着提问的人。“你相信么?” 古人说,请将不如激将。往往这个时候提问题的人便会兴趣大增,跃跃欲试。于是,一切都开始按照我预料的那样发展。我会让他先看ZPOOL的manual page,十五秒后他便会建立起自己的第一个ZFS POOL,我还记得第一个人他建立的POOL名字叫newpool。然后会自然而然的引出子文件系统概念,snapshot,clone,COW,rollback等等。话题和问题便会一个接一个出来,这时候其他的人也会自然的被调动起来。而站在一旁讲解的我也不再是这个过程中的唯一主角,双向讨论的氛围会慢慢的建立起来。我还记得那个ebuy的系统工程师一边实验一边不住的感叹ZFS的强大,感叹自己要是早知道ZFS该多好啊。于是,展示的效果也就越来越好,宣传的功效也就越来越大。和一个人有针对性的探讨问题要比面对一群不说话的人干讲感觉好多了。其实,往往问问题的人问的是一群人的问题,你解答了他的问题其实也就是同时解答的大家心中的疑惑。

        当然,人们自然也谈到了OpenSolaris,谈到了T2000,谈到了Sun的X86服务器,当然还有Java。当你从客户那里了解到了他们的需求和强烈的愿望,而自己所做的工作能给他们带来这么大的帮助时,自己也会感到一丝自豪的。虽然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至少我们在不断的向前,我们的工作是得到认可的。


Wednesday Sep 06, 2006

第一回

   “话说天下大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 ...”   
   “打竹板来个跨大步,表一表山东好汉武二郎... ...“
   ”Long long ago, there lived a king. He love horses. ... ...“
   什么东东?第一回!我的blog的第一回。

   有时候想想自已身边每天都发生这么多有趣的事情,有这么多有趣的人。他们的故事或让人感动,或让人思考,或大笑或唏嘘。而我就身处其中,何不随便记上几 笔,也许也就寥寥几句,若干时间之后再回头看看未尝不是一件有趣的事情呢?看看这个周围,基本上都是用英文写作的,所以,我决定坚持用中文来写我的 blog,来记录,分析和探讨技术上的问题。英文对我来说,恐怕这一辈子都只是外语了。虽然我可以看,可以听,也可以说。但用它来表达自己内心微妙的感 觉,恐怕就要捉襟见肘了。

   我打算在未来专门花时间写写关于我现在做的项目ZFS的一些问题,算是一个整理和归纳的过程。还有,就是写一些在这儿,SUN ERI 里所发生的故事。
About

forrest

Search

Archives
« April 2014
SunMonTueWedThuFri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