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12, 2009

5.12 earthquake one year anniversary


One year ago, the big earthquake of this century attacked Sichuan China. Thousands of lives and buildings were damaged in one second. People lost their houses, parent lost child, wife lost husband, son lost mom. All those happened in one second. Thousands of lives disappeared in one eyes click.


Can't forget the stretch of small hand in the ruins. Can't forget the tears of a father who lost her daughter. Can't forget a young mother who lost her life to protect the newborn. All those memories will remain in my life for ever.












a mother wait for her child















a youny woman lost her husband














a father tear for his lost











a child's dream:


I wanno to be a scientist and create a time machine to save my mom.
.












Keep moving, tomorrow will be better.

Sunday Mar 29, 2009

三十而立

   
大家都说三十而立,来,我们敬你一杯,先立起来,于是我只好站着喝下肚子去!然后就这样喝着,吃着,嚷着,我的三十岁生日就在这样纷纷扰扰,热热闹闹中度
过了。洗漱过后上床睡觉,悠悠和妈妈已经早已睡着了,小家伙的呼噜声和爷爷有一拼,睡的很香,让人羡慕。二十岁的尾巴终于从手中抽走,不见了。

   
一大早醒来,我还在床上想再赖一会儿,吴悠悠却开始抓我耳朵,抠我鼻子,我装睡着蒙起被子,他却早已骑到我的被子上作骑马马状,嘴里面还一个劲的“架!
架!架!”。我投降了,我起床。快给爸爸说生日快乐,阿玲咯咯的笑着说。她一直在旁边撺掇着这小土匪折腾我,看我终于败下阵来,开心了。于是吴悠悠双手叉
起来,做作揖状,然后立马又是骑马状。

   
跟他正在被窝里打闹,妈给我打电话,说祝我儿生日快乐,爸的话更经典:岁岁(zui1zui1,陕西话)快乐!我都惭愧了,儿的生日,娘的受难日。我本先
打给他们的,却不想,他们竟先打了过来。妈交待,一定要下面,吃两个鸡蛋。于是,早上吃的比中午都多,中午一点不想吃饭,早上吃的多了。然后就是姐的电
话,又说起如果在跟前就一起过生日了,因为我们俩只隔一天,于是小的时候,她总是推后一天,而我提前一天,一起过生日。再加上岳母前一天还给我电话,让我
很是激动了一下。按老家规矩,有父母在,孩子是不过生日的,哪怕你已经儿孙满堂,在父母跟前你还是个孩子,是不过生日的,也就多吃两个鸡蛋。

    一白天还是忙工作,各种项目上的事情,下班早点回家,和朋友一起聚会,吃饭。阿玲定了生日蛋糕,以悠悠的名义写着:祝爸爸生日快乐。在大伙的生日快乐歌中,我还有些不好意思,快速许个愿望一口气将三支蜡烛吹灭。立着一起干杯,开心的说笑!

    我,三十了!

Monday Jan 19, 2009

一个可以从sina上下载书的小工具

       在sina上看见一本讲述中国历史的书--《中国二十王朝崛起真相解密:帝国崛起》,觉得每一篇的大小比较适合下载到手机上看。于是就打算拷贝下来,但是一细看发现一页一页的用鼠标拖拷,近200页的页数,在加上建文件,有点不靠谱。 稍微花时间研究了一下它的html源文件,发现写一个简单的script就可以完全替代手工劳动。

      主要思路:首先用wget将html页面下载到本地,谢天谢地它的每一本书页数之间的编号是顺序的,所以只需要指定第一页和最后一页的url就好。比如这本帝国崛起,只要通过参数 -f 和 -l 分别指定第一页最后一页,就可以把这其间的所有页都下载到本地。然后过滤出需要的有用内容,去除无用的tag信息,一个个txt文本就生成好了(我用的moto-txt,就认txt的)。

   环境:Solaris.(linux应该也行,只要有wget,不过没有试过)


Saturday Dec 20, 2008

如此为顾客考虑的交行信用卡

我的交行信用卡三年了,12月底到期,我打算废弃不用。


主要有好几个原因,首先,消费没有电子明细,只有纸质账单。这个在扣帐的时候想核对一下,就变的比较麻烦。我曾经做过银行软件,知道银行的账务绝没有老百姓
想的那么严谨。进账和出账砸不平,那是天天都有的事情。当我第一次听一个银行职员说的时候很惊讶,但从那人的脸上表情我可以推测出,这事情在银行内部已经
是稀松平常的事情了。


另外还有两件事情,让我对银行不能完全信任。我曾经在车上遇到过一个退休的大妈,给我讲过一个发生在她自己身上,银行扣错帐的事情,因为他是学财务的,对数
字敏感,发现了。还有一个曾经的同事,这人是理工出身,做事精细严谨。在提前还贷一部分的情况下,自己又算了一下下个月应还钱数额,发现和银行扣掉的不一
样。于是找到银行,最后发现竟然是银行算错了。真人真事,却难以相信。


其次,有两次在自动从关联卡中扣钱不成功的情况下,竟然一直没有通知我。没有电话,没有短信,直至再一次扣款的时候才告知我。白白让我交不少滞纳金。


还有,不少地方刷卡消费后,往往账单上找不到具体交易地点。这往往让人困惑。 再有,就是交行的网银做的比较烂,转账什么的都得跑银行网店,实在是不方便。当然,也是因为我已经有另外银行的信用卡了,再多的信用卡只会是麻烦。


于是,打电话给交行800,告之他们我不打算继续使用了。想在卡不能使用之前,把我的近四万积分兑换了。结果客服告诉我,我的积分已经被转移到即将寄来的新卡上了,无法兑换,直到开通新卡。


可我还不一定继续使用你们的卡呢!”


那也没有办法,积分已经转移了。在您的新卡激活之前,是不能使用积分的。”


为什么?我的老卡还在有效期之内啊!”我问。


我们也是为了您用卡的安全,...”


那我不想再用交行信用卡了,但是我要我的积分。怎么办?”


那您只有先开通新卡,兑换级积分,然后再注销。”


跟客服争辩了半天,还是没有结果。我挂了电话。如果这确实是他们的业务逻辑的话,再与客服谈下去,也是浪费时间。


什么叫霸王条款,这恐怕就算是了。在未经持卡人同意的情况下,就转移了客户的积分,难道这也是为客户着想么?这就是交行的以客户为本么?如果交行想以这种方式,为客户着想,那我还是宁愿不要这样的“体贴服务”。

Tuesday Jun 17, 2008

Laughing

Baby's laughter is the most marvelous sound in the world!

Wednesday Apr 02, 2008

陶者


       虽然已经是四月天了,然而没有了暖气,晚上屋子里面却很冷。夜晚的风很大,呼呼的刮着,北京的春天总是伴随着大风。两场雨过后,一夜的西北风将一白天积攒下的那点温度吹的无影无踪。盖了一个冬天的薄被子,这时候已经抵挡不住这最后一份寒冷了。只好将已经束之高阁的丝绒被子再取出来。


      
开奥运会了,奥运场馆周边的楼宇一概要粉刷一新。一队农民工来到了小区,他们开始动工粉刷楼里楼外。楼对面的墙下是一排自行车车棚,他们用尼龙布在两三个砖头柱子之间围住,这便成了他们的临时居所。半夜风声大作,在窗户上刮的呼呼作响,硬生生从缝隙中灌进来,窗帘一并轻轻地晃动着。风真大!起来拢一拢窗帘,将窗户再紧一紧。窗外的右前,漂亮的霓虹灯线条勾勒着的,便是在北京鼎鼎有名的七星摩根楼群。最靠近四环的龙头龙廓已经清晰可见,挺拔的楼体在黑啾啾的夜空下默默矗立。一闪一闪的电弧从楼层中射来,还有人在万籁俱寂的深夜忙碌着。


      
早晨起来,推开门发现楼道已经粉刷一新,有人正在用拖把打扫落下的灰点,粉刷时落下的石灰水在他的身上落下一片。等晚上回来时,遮在车棚一圈的尼龙布已经撤下,他们已经离开了。楼道已经很干净了,墙面刷的白白的,还留下未干的痕迹。七星摩根也差不多到了收尾阶段,做工的人已经有不少离开。平常那个离的不远的菜场能看到不少农民工的身影,这段时间少多了。到它彻底完工那一天,也是他们从这周围消失的那一天。


      
城市的繁华与他们无关!他们创造了这城市的许许多多房子,而他们在城市却不可能有房子。陶者的故事几千年来依然如故!大同的世界还只是理想。

                      陶  者

陶尽门前土,屋上无片瓦。十指不沾泥,鳞鳞居大厦

Tuesday Feb 19, 2008

小沃森自传

    对于自传性质的书籍,内心总有一些抵触心理。对于自己犯过的错误,人总不免要稍稍修饰,抑或用一点理由和借口来装裱门脸,然后再在脸上堆积出真诚的表情,拿出认真的语气来讲述事情的经过。毕竟,因自己的愚蠢与无知所犯下的错误,一无保留的剖析给别人看,只有少数的勇士才可以做到。

     读自传最有意思的事情,莫过于看到成功者性格中也有的巨大缺陷,巨人也有其难以逾越屏障。不会让人觉得他的成功无法企及,至少保有某种概率可能。让你从一个个人的的角度来看公司的发展,时代的变迁,世界的变化。因为是个人的主观角度,可能它并不完全是事情的所有面,但也正是由于主观,它也就有可能是你我若在其中的看事角度。

    读《小沃森自传》让我想起了由汤姆汉克斯主演的《阿干正传》。以个人的成长为叙述对象,来讲述美国社会从20世纪初至80年代末的方方面面。从美国30年代的经济大萧条,到60年代垮掉的一代;从计算机的最初诞生到IBM/360的辉煌;从二战的世界格局到肯尼迪遇刺身亡。所不同的是,一个人IBM的伟大开拓者,一个人智商只有80的傻子。

    成功与否,与性格也许并没有必然的联系。视野与气度更为重要!

Monday Feb 18, 2008

极其清晰的航天飞机照片


    一个美国同事曾经供职于NASA,他跟我们共享了一些“奋进号”航天飞机上次执行任务时的照片。在这之前,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清晰的航天飞机照片,不论是电视还是网络上。Enjoy it! 更多照片,点击这儿


   

Friday Feb 01, 2008

回家

     我喜欢看discovery, 尤其喜欢里面的动物星球。非洲大草原上的动物传奇是最让我着迷的。数百万只角马在塞伦盖上奔跑,那场景让人惊叹。在两百年前的北美大陆上,也有相同的壮观景象。数百万只野牛在大平原上蹦腾,卷起的尘土遮天蔽日。

    然而,在这个星球上最壮观的动物迁移,却不是角马群,也不是野牛群,而是中国人的春运(人也是一种动物,高级动物而已)。计算春运的数量词不是百万,不是千万,也不是亿,而是十亿!据估计,2008年春运期间,全国交通总共将运送大约2,400,000,000(24亿)人次。基本上是将全国人来回搬两次。

    于是乎,每每这种时候,售票口排起了长龙一般的队;四处出击打探有能耐的票贩子电话;网上往下上蹿下跳寻找一张回家的票根;茶余饭后问候最多的是:今天你买到票了么? 会为一张票的意外获得而激动不已,也会为晚一秒钟打过电话而懊恼半天。然而,即使拿到了票,上了火车也有意料不到的事情发生。这个冬天一场大雪,让整个国家的运输基本处于瘫痪,数百万的人云集在大大小小的火车站,汽车站,飞机场。犹如角马群在湍急的河水前,不能前进一步。


     让数百万角马迁移上千公里的原因,是新鲜的青草和干净的河水。让几十亿中国人冒着严寒与拥挤,义无反顾的上路只有一个原因:家!很多人在城市工作生活多年,而到了年末却还是要追火车赶飞机。回家!家在哪里?家不是那一扇门里面的两室一庭,而是心里记挂的人所在的地方。它可以是豪华别墅,也可以是一间小窝棚。它让你觉得温暖,觉得自己属于那儿。很多在北京工作多年的人,却一直将自己归为“北漂一族”。“北漂一族”如浮萍,表面上长的郁郁葱葱,欣欣向荣,然而始终找不到可以札下根的地方。始终游离在上方,无法找到一个可以归属的根基。

    爸妈几年前退休后,他们在老家盖起一小院地方。想远离城市的喧嚣时,便回到这个小小的避暑山庄。夏天休假的时候,我喜欢回到乡下和他们在一起。呆几天就发现,农村基本上没有壮劳力,一问都去城市打工了,所留下的皆是妇孺老者。对于进城的乡下人来说,城市永远都是一间临时客栈,他们像浮萍,永远也札不下根,他们不属于这里。到了春节,“回家”是他们的愿望,也是他们所能作出的唯一选择。

    雪依然在下,道路依然堵塞。回家的心情是那样的急切,家就在前方,那里有自己爱的人和爱自己的人。如果有一天,这样疯狂的春运不再上演,我想,那一定是人们已经回到了“家”。有家在,这样的暴风雪之夜,谁还会外出呢?

Tuesday Jan 01, 2008

写在2008的第一天

       将悠悠的照片放到电脑上,用picasa浏览,翻来翻去看到了200711日与阿玲一起去大钟寺的照片。看着各式各样的钟钮,记忆犹如压在箱底经年未穿的衣服,一下子被从最底层翻出来,而上面的褶皱褶皱都看得清清楚楚,历历在目。

       上午和久违了的几个朋友踢球,风虽然很大,但冬日的阳光却暖暖的晒着,让人很舒服。几年工作之后,各人跳到不同的单位,于是如洒落的石子一般,散落在偌大的北京城的东南西北。恋爱的恋爱,成家的成家。相聚一次,难!相聚一次,再踢一场球,就更难!休息的间隔,李宾看着旁边两个追着皮球跑的小孩子,半开玩笑半当真的说,哥几个加油啊,过几年带着小孩子们一起踢球。而那时我正在想,过不了几年悠悠也会像那孩子一样可以带着一起玩了。看来,我们这帮人要开始念“爸爸经”了?   

        2007年过去了,在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几件事情都发生在这一年。和阿玲步入婚姻,紧接着悠悠诞生了。这应该是最重要而让人最值得记忆的两件事情。工作上也比上一年忙了,三年了,算是“老人”了,要承担的责任更多了。出过几次差,但总的来说都在办公室呆着。见客户感觉很好,有被需要感。和不同人打交道,总让人有所收获。而呆在家里最大的好处,就是能看着孩子一天天的变化,感触一点点的欣喜。最遗憾的事情就是没有尽早买下房子,而房价一天天高企。口袋里的钞票与现实中的房价不免让人沮丧。

       2008年来了,奥运的一年。这可能是一说到2008,第一个跳到人脑海中的。而我的2008呢?今年的总结,明年来做。

Friday Dec 14, 2007

你的blog性别呢?

    看见Xue的blog,我也测一把!没想到我这么粗旷的人,竟然有75%的女性倾向!

笑看.
25.0%男性倾向,75.0%女性倾向


评点:文章构思曲折精巧,文字清新脱俗,婉约中透出洒脱,可谓淡妆浓抹总相宜。
yodao | 博客男女

Friday Nov 30, 2007

生之喜


                                                       


       三年前小海有孩子时,我拍着他的肩膀说,羡慕啊,二十八岁就当爸爸,希望我二十八时也能当爸爸。


                                                       


       周五起床后,阿玲说半夜时肚子一阵阵的发紧,醒啦,半天也无法入睡,再后来似乎每半个小时,抑或四十分钟就会疼那么十秒钟。但似乎并不那么剧烈。


       “啊!难得是要生了?”我半笑着说。


       阿玲责怪我口气中似乎有一丝调侃的味道,难倒不该么?我惭愧的笑笑。她说的对,预产期不就是四天后么?何况那只是一个预测,而实际上,它应该是一个区间而非一个确切点。


       虽然早就知道悠悠就要来了,但终究还没有来,终究还在过两个人的世界,于是竟然有一丝不信那会很快成为现实。


       前一周妈从西安寄过来一大包小孩子的各式各样穿戴,甚至还有一堆尿布,在她的眼里,我们还是不够成熟,甚至于是不更事的孩子,这些事情是考虑不周,不可靠的,于是还是倾向于全权负责,大包大揽。让我非常意外的是妈给悠悠做的小衣服,小鞋子还有小枕头充满了浓浓的传统的陕西关中风情。而我竟然从不知道妈还有这么一手绝活。自己对父母的关心真是太少了,真是惭愧啊!


       吃早餐时阿玲感觉那种收缩的阵痛已经变的频繁很多,而且力度也大了不少。我决定留在家中照顾她。手机报来了,我翻看新闻,第一页是天气预报,20071123日,农历小雪... ...


                                                


       阿玲说这应该还不是要生的那种剧痛,虽说是疼,但还可以忍受。据说如果把疼痛分级,那种疼痛是最高级别10级。到中午的时候,她终于感到这种疼有点不能忍受了,看来如论如何该去医院看看了。


       医生检查之后让阿玲直接进待产室,我俩都有点蒙,没有想到一切来的会如此之快,都有点发闷。妇们都在待产室,而家属是不容许进去陪同的。我找了个空位,坐在焦急等待的人群中,产房的门口人们踱来踱去,而产房中的任何一点点动静都会引起人群一阵激动。产房的大门上贴着薄膜的窗脚被性急的人揭开一角,扒一只眼睛向里张望。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个产妇和新生儿被推了出来,然后会有一群人簇拥着离开。


       看着表已经到了七点,我忍不住再一次拨阿玲的手机,她已经疼的不能流畅的通话,心中十分不忍,挂了电话,却觉得更不妥。整个是六神无主,不知所措。到了九点钟,产房外只剩下阿妈和我。每听到一声阿玲的叫喊,阿妈的眼睛就会忍不住又红一圈。而我在一旁一个劲的踱来踱去。


       本想在悠悠生了之后再打电话告诉远在西安的爸妈,不想让他们太担心,而他们竟然在这时打了电话过来,爸说他感到有点心慌,打电话问阿玲今天可好?事已如此,已经不能再对他们隐瞒什么了。于是姐姐,哥哥一个接一个打电话过来,所有人一切都揪着一颗心。


       这种时候时间似乎过的非常慢,隐约间我听到有孩子的啼哭声,但不太确切,凑到门缝边,把耳朵贴在门边,有好像什么也听不到。门的里面一瞬间变的好安静,这安静让人更紧张。


       又过了好一会儿,一个护士走过门来说已经生了,大人小孩都很好。我看见阿妈的脸上和我一样,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刹那间,充满了欣喜。又是好一会儿,阿玲被推了出来,双颊看起来白白的。让我又惊又喜的是她看到我后,冲着我打招呼,似乎此时需要安慰一下的那个人应该是我。老婆,你受苦了!

                                                       

       由于无法在待产室陪护,再次看到阿玲和悠悠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阿玲的脸色看起来已经有了不少血色,而悠悠静静的睡在她的身边。他看起来是那么弱小,似乎将他托起都会弄疼他。然而小生命的聪明是绝对超过大人的想像的,他会用哭声告诉你他想要什么,告诉你他感觉不舒服了,告诉你他需要被关注了。


       看着悠悠在自己的臂膀中满意的睡着,你会不由得想到眼前的这个小生命是多么的需要你的照顾与呵护啊,他是多么的依恋你。有一种化学反应在体内迅速变化,你会为他的一点点变化而欣喜,第一次响亮的啼哭,第一次似有似无的笑容,第一次允吸,第一次喝水,甚至第一次拉巴巴。


       半夜会条件反射般的在他的第一声哭闹中醒过来,麻利的给小家伙换上新的尿布,拍拍他让他睡熟,然后再将自己扔回被窝,重新拾起未做完的梦。然而,也会在这种时候辗转反侧半响也无法入眠,看看小床上的小家伙,有点不相信,自己也已经是为人父母了。然而这确实是千真万确的,像三年前的小海一样。


                                                       


       二十八岁,我作爸爸了!

Sunday Oct 07, 2007

一只小猫

       午后,半躺半卧在床上,随手翻着本书,任凭睡意随意来扰,不用考虑时间的睡去,这是休息日最惬意的时刻。醒来时,天已经渐渐暗下,远处高楼上已有几点灯光。细细的秋雨已经不知何时在窗外漫步,落下一地的足迹。

       撑着伞和阿玲一起从菜市场回来,雨慢慢的大了起来。雨水从楼前那间矮屋子的房檐上汇聚成一道小小的水流,夹杂着片片黄叶流下来。风在树端跳动着,摇曳着,裹挟着一缕一缕的秋雨掠过肩头。若有若无,若隐若现小猫叫声从湿冷的树墩下传来。那声音像猫的叫声,也像是小鸟的叫声。

“喵喵啾啾”撑着伞走向前看,一只浑身一闪黑色的小猫,蹲在湿漉漉的树下无助的叫着。很小的一只小猫,连带尾巴大约也只有一只手长,黑色的体毛还呈现着幼猫的蓬松,四肢相对于身体的显得尤为短小。“咪咪…”,我试着唤它,不等我蹲下身体,小黑猫却以我没想到的速度从我脚边窜过,转过墙角不见了。我走到墙角见后面有一个铁栅栏,锁着一个黑暗的堆积着杂物的小屋子。院子有很多的流浪猫,这个我是知道的。每每阳光很好的日子,它们就三五成群的躺在花园的草地里面晒太阳,
然而这只小黑猫我却不曾见过。而在这样的秋雨的傍晚,它的兄弟姐妹父兄妈妈都去了哪里躲藏呢?

       吃过晚饭,雨点伴随着风更加大了,在萧瑟的秋风中,我又依稀听到了那只小猫的叫声。没错,是那只小猫叫,声音在树叶的沙沙声与雨点落地的滴答中摇摆。我又撑了伞悄悄的来到那棵树下,透着远处的路灯投下的点点亮光,我刚看清楚它,它却矫捷的又一次从我的脚边溜过,我抬脚挡一下,它越了过去,我转身,它一晃消失在那个有着栅栏的黑屋子里面。

       带着些许惆怅踱回屋子,雨依旧稀稀拉拉的下个不停,一夜我再没有听到小猫的叫声。第二天,天很晴朗,我依然没有再听到它的声音。

Wednesday Sep 26, 2007

中秋节的祝福

我所收到的一则来自中秋节的祝福!;-)

http://151733.com/zq/index.asp?stra=%u5434%u541B%u8D85=%u80E1%u9526%u6D9B

 

Thursday Jul 12, 2007

Transformers

       

        “汽车人,出发!”

        还记得《变形金刚》中,擎天柱这句标志性的话语么?时光飞逝,斗转星移,往昔的回忆慢慢尘封在记忆的深处,虽早已不记得发生在汽车人和霸天虎之间的恩恩怨怨究竟为了什么,但那一个个鲜活的造型,熟悉的名字却始终不可能真正的忘记。仿佛沉寂的水面,平静的没有一丝波动,其实只一颗小石子,便足以在脑海中激起一道道记忆的涟漪。

 

About

forrest

Search

Archives
« April 2014
SunMonTueWedThuFri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Today